タグ:c小姐 ( 4 ) タグの人気記事
巴士,消失,骄傲
坐在巴士上,看著那些並不屬於我的風景一直一直的向後退,然後消失不見.這種感覺,仿佛似曾相識.也許,是同生活一樣吧.
c還是和以前一樣,周遊在衆人之間.我只是沈默,對她無話可說.Emily傳來張條子問我,你還喜歡c麽…我說…沒有了.她說不相信.即使說是,又有什麽用呢.不如驕傲的做自己囖.反正無論再說什麽,我都不會後悔.Bin還沒有回來,我有點寂寞呢.但是就一直同L,M,N,三人一起.還好,沒有只剩下我一個人.Chloe總算是回來了,沒有說太多.說了一點點,然後…getting sad.因爲中間有說到關於c的事情麽.我笑笑,當作什麽都沒發生,卻靠在L身上難過的想哭.安靜的不說話,笑容僵硬在臉上說不出一句話.

總覺得c不喜歡我,我現在說的喜歡是朋友間的喜歡.總覺得她對我說話特別的冷淡.總覺得是否是她討厭我呢…不知道到底想要說什麽,也不知道,該說什麽…既然討厭我就討厭我吧,反正也已經沒有關係了.

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堅強,不要再軟弱.缺少了一個人,只是覺得有些空洞,但畢竟我還有那些朋友.她們同樣重要.


是我的海

詞曲:青峰
演唱:蘇打綠
蘇打綠-是我的海
這些日子過來
突然間變成一片空白
這段日子是否
沈睡中忽然哭醒過來
太多意外
沒想要勉強我感慨
太多困難
會讓人害怕看未來
你知道我不想離開
你知道我有多無奈
如果時間一直走得那麽快
我怎麽對你依賴
陽光的下午慢慢感染
當海不藍
飛起的夢想都變塵埃
淚流出來該怎麽辦
寂靜的下午默默離開
海也不藍
轉過身不能再寵愛
我多想大聲喊
我多不想明白
我只想唱來一些溫暖
在我們心裏不會腐壞
[PR]
by fujichui | 2007-02-09 13:05 | 那些人 那些事
新學期了…
在找了N久之後終於看到c同學…沒辦法人多麽.她用日文和我打招呼,我木木然,開始以爲是她在和別人講.後來看到,好像周圍就我一個她認識的熟人…還是沒說什麽話.不知道該說什麽,也沒有什麽想說的.仿佛看到她出現就安心了般.後來就回了form class,喔~~~.我只跟徐百合小姐一個班……ORZ.她說話帶著很濃重的口音,我忍一忍吧.其實還有Brami的,一個韓國MM.要是百合不在我可能會和她坐在一起呢.其實說實話…比起百合我比較想和Brami坐.不過,這種心情當然不能表現出來啦.哈…
中午同友人L,N,M一同吃東西.不錯不錯,不過L和N在一起就出事了,兩個人玩瘋了…我跟M計劃把她倆隔離起來…
穿了老媽的鞋,配那條超長裙子校服果然合適…不過走路很費勁,一直要提著裙子啊啊.下了巴士以後覺得自己像12點鍾過後落難的…灰姑娘…嘴裏哼著南瓜車…熱死了走路果然好痛苦…
我一定要租locker然後把那個鞋子放在學校,回家穿運動鞋…要不然我會走死d.或者…把褲子也放在學校…回家穿便服…雖然有點BT但這條裙子穿著實在是太難受了,沒法走路…今天早上追巴士差點追的跌倒…


说了这么多...其实想说的是有些事情不经意间已变迁...无论是谁都一样...
她还是她...
我也还是我...
只是...我不在是她的我...
她也不是我的她...

[PR]
by fujichui | 2007-02-08 13:47 | 那些人 那些事
??装傻
e0110555_21223180.jpg



伤口,不停的溃烂不停的流血...

并不是不知道,也并不是不在乎,一直以来似乎只是想骗自己.骗自己说根本不在乎,骗自己说,无所谓,骗自己说好像已经可以自由了.只是从别人口中,得到消息的我,全身颤抖著.装著快活的,说笑.有些许的惨不忍睹,觉得自己很可笑.

不想哭了,哭什么都解决不了,而且我通常是哭给别人看的,只是心里不舒服.还在掩饰些什么呢,有些事对我来说,感觉好比条件反射一样,没人告诉我,也能感觉出来.

只是这样而已…不想再涉及到自己…不想管…不想碰触…那些令自己不堪的过去…就当作未曾发生…未曾相遇

…其实,连朋友都没做过…又为何高攀"情人"?自己真是自虐,把别人虐待自己得到快乐当作自己的快乐,又凭什么这般自信?
[PR]
by fujichui | 2007-02-05 21:09 | 那些人 那些事
逃避逃避逃避

我什麽都不想說,什麽都不做,靜靜等時間它帶走一切原本不屬于我的東西.我沒必要對峙,我沒必要回答.因爲再説什麽都已無力的蒼白.身旁的男子在抽烟,烟不停的飄到我衣服上,我不在乎,這一切都靜靜的.細細聲交談,回憶著共同的回憶.亦或是在記憶裏找到曾經的彼此?不再在意的扮笑,因爲他是陌生人,不瞭解我的人,所以一直冷着臉盯著面前的人.時而從嘴裏吐出一兩個句子.不討好他,因爲毫無任何的關係,我無謂失去.有點厭倦,還是說很無味?一直聆聽著不知道真假的話語,安靜的坐著.沒接過他手中的烟.因爲不想在陌生人面前抽烟.像個孩子一樣,習慣性的一直走在相差一步左右的距離.默默的從側面看他半個背影.有點麻木的不認識這個自己.明白什麽都不可能被改變,她已經被根深蒂固.不再,不再動搖.我不愛,我什麽都不要.她不在.她永遠都不在.電話永遠無法接通,永遠讓人覺得莫名的失落.有時候我總是覺得,那是她故意不去接,不知道爲什麽.難受,但已經習慣.像是癌症病人的化療亦或是哮喘病人的發作??説不痛,沒人信.只是對于疼痛的接受程度不同了,換句話說是麻木了.不知道爲什麽,總覺得這樣的痛是耻辱的...因爲...仿佛自己是被打敗了般......
傷痕累累的...流血...亦或是哭泣?其實沒有哭泣...但感覺比哭泣更令自己悲哀...
厭倦並且痛恨著這樣軟弱的自己......

e0110555_1843572.jpg


夜裏在屋子裏化妝,討厭眼綫粘在睫毛上的黏黏的感覺,而睫毛又一直向上翹.把自己弄得,像只鬼一樣,不敢出門.然後又毀掉了三瓶指甲油.從今以後决定, 塗黑色的指甲油.以前只塗紫色的.生活是平靜的讓人覺得害怕,快要開學了.
[PR]
by fujichui | 2007-01-20 18:04 | 那些人 那些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