タグ:黃偉文 ( 2 ) タグの人気記事
2006 林夕vs 黃偉文
吹吹 | 9th Jan 2007 | 阿Y語錄

hk詞壇的兩個偉文當然人盡皆知,名字都一樣,大家都覺得好似宿怨死敵。有他無我,有我無他。我不知道這兩個人是否結怨相傳友誼死於一個電燈膽,但兩班fans都是死敵,成日踩來踩去。不知梁生同阿Y看到兩夥fans的唇槍舌戰點想。
Y爲人犀利,他自己都話自己似一柄利刃咯,與人結怨也不稀奇。林夕患有焦慮症,看他文字的人自然知道,此人心思縝密,很多時候會想太多。Wyman話兩人友誼純屬自然死亡,與彼此的對立位置並無關係。
Wyman今年華麗轉身,卸下包袱去玩他的以一敵百,留下林夕一個人,撐起大半個詞壇,雖然是行貨多多,但能做到如此卻也令人歎爲觀止。有人指責林夕“粗製濫造,從來都是“包碟”。其實這也不怪他,要怪只能怪新人,不管是質量和産量都每況愈下。閉上眼睛幻想一下如果Wyman,林夕兩位都退休,又有誰來撐起整個hk詞壇呢。黃偉文聰明的一仗打的以退爲進,使我們都知道,並不一定拿獎才算真贏。連續得了兩年的獎讓出手去,也讓遊戲更好玩,更有看頭。跑去亞視當主持,又過了一把癮。“減産,求精”這一招兒玩的好,先不說輸贏,光是套路便高出林夕很多。旁人都大叫林夕“行貨王”卻沒半句可以責備阿Y。“人家減産嘛, 說不定一早想把這個獎讓出來送給林夕。”
梁生如他自己所說,好像還是不懂得計算,只是一味的寫寫寫,雖然品質參差不齊,但也有精品,不然又怎麽會有那麽多人叫他填詞呢。有點懷疑是不是梁生想退休了,趁Wyman不在時,猛撈一把,不惜砸掉自己的招牌。真勤力,雖然行貨多,卻也值得鼓勵。
[PR]
by fujichui | 2007-01-09 14:41 | 關于詞
亦舒衣櫃

BuyMeASunday:亦舒衣櫃

亦舒筆下的女主角:

事實上沒有比我更喜歡看亦舒了,這一點很多人知道,但不知道的人應該更多,所以話在前頭,免得惹來不敬的揣測。
作者如果是時裝精的話,筆下的主角也不會衣隨便得到哪裡去,所以張愛玲世界的白流蘇、葛薇龍、曹七巧個個行頭十足。亦舒小說中的女主角,不是不講究穿的,卻是另一種講究。



像川久保玲,亦舒小姐傳世的照片很少,可以的話,我很希望看到一張她穿白恤衫卡其褲的,不過暫時只能找到這一張,也不錯,「dot柄」啊! 《壹週刊》

第150本以後的亦舒作品,女主角不論叫甚麼名字,出身怎樣,性格如何,清一色只得一套服裝──白恤衫+卡其褲,頂多有時變成深藍,與其說是作者的trademark,不如視為她的終極審美觀。小說寫得好看就是好看,其實與角色穿戴無必然關係,只不過沉迷啡唇的小說迷難免多心,想像力硬闖虛擬世界指指點點,當個不請自來的服裝指導。
第一個問題是:白恤衫卡其褲真的有本事將任何女子穿成美人嗎?就算不是位位傾國傾城,亦舒筆下的女角們至少都是氣質巨星吧,白恤衫是世界上最易殘的東西之一,要令途人們暗暗讚好,這些女人衣櫃的白恤衫,至少要像電影《九個半星期》(Nine1/2Weeks)一樣,長備100件以上。至於卡其褲,是怎樣的卡其褲呢?slim-fit的、超窄的、over-size的、直身的、蘿蔔的、喇叭的,當然有很大分別。恤衫是攝入去還是飛出來的呢?頭髮甚麼式樣?鞋子都穿甚麼型號?手袋准不准拿?除了指定的勞力士蠔式還准不准有其他小首飾?這些細節勾勒出的人物都有所不同,這些我都有興趣知道,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這些女子天生都有一定姿色,人著衫而不是衫人,而且不怕悶,因為「只是」張曼玉、李嘉欣、王菲、張芝這種級數的美女,如果天天白恤衫卡其褲兼不化妝,還不見得可以令人神魂顛倒,一見難忘呢。

第二個問題是:到底這些白恤衫卡其褲會是甚麼牌子的呢?心地好的fans像我,會盡力幻想成JilSander,但如果根據作者論推敲亦舒小姐現在身處的環境,則很有可能原來是──ClubMonaco。

亦舒筆下的女主角:晚裝篇

本欄《胡錦濤的西裝誰做的?》一文,竟然數漏了這個人,幸好這裡是《蘋果日報》而不是《紐約時報》,否則她一定會嬲的。
亦舒筆下的女主角其實不常有機會穿晚裝,萬一有的話其實都只得一個選擇──VeraWang,倪小姐習慣叫她維拉王。

考據小說的內容,VeraWang的出現似乎還要比白恤衫卡其褲早很多很多,事實上十幾年前我就是從亦舒小說才首次聽聞有這麼一個人存在,證明王薇薇小姐當年在北美的知名度比香港高很多,亦證明了小說,意想不到地,竟然都是一個宣傳時裝的好媒介。

要是你見過VeraWang高貴含蓄而minimal的風格,你就知道亦舒小姐為甚麼情有獨鍾,因為它們根本就是秉承「白恤衫卡其褲」精神的晚裝版。
有時我會奇怪,為甚麼多年以來亦舒筆下的人物那麼「懶換衫」,最後我卻明白,一個人要是太著重衣服,像我,也許就會被分心,寫不出好看的小說了。引用亦舒小姐的另一句金句:「一個人的時間用在哪兒是看得見的。」
黃偉文自我簡介

填詞人,其實最鍾意買,最憎寫字,星期日盡可能唔寫字,去買o野。
Textby黃偉文
[PR]
by fujichui | 2007-01-09 14:39 | 阿Y語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