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   2008年 01月 ( 12 )   >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
是一场结束后的庆祝

我只是受够了这尖酸讽刺的刻薄
不想接受这些无谓的话语 谁都没错
我知道 我不该试图将谁改变

她说,那是两条独立并且没有任何关联的河
没有什么能够接近的缺口。

有些东西是我们不懂怎么逾越的沟壑
有些痕迹是无法用双手抚平的

她说,做一个傻瓜并愉快的渡过美好的明天该多好
于是我把微笑系在了身上

只是世界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自由…



e0110555_10495232.jpg

[PR]
by fujichui | 2008-01-31 23:29 | 那些人 那些事
走不出
我并不试图去争执什么
没有什么是对和错
一个道歉也代表不了什么
这只是一个心态问题
我知道我是一个内心过于敏感的人
我不接受任何毫无原因的讽刺
我知道有些时候可能只是为了取乐
但这又与我无关
只是 只是 我会把一切的分量都看得很重
因为太在乎别人说的话

也许这一切都因为我太过偏执
我只想单纯的表达一下我的感受
我只是习惯了说实话而已
就这样而已。。。而已
是我自己搞错了~~~
我无权去管

[PR]
by fujichui | 2008-01-31 20:41 | 那些人 那些事
抓狂
我被弄抓狂了
虽然也不知道为啥
其实就是有些人太不懂人事儿了
你怎样都好,但为什么把这些奇怪的情绪传染给别人
我告诉你 现在看见你我就想死
你并不需要讨好别人 别人也不想包容你
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把别人都不当人看??
我心里真憋屈 憋屈的我直接想抄个啤酒瓶
F***......
妈的...你有什么了不起,不就是个**********
我想抓墙了
一直忍着不发作的感觉让人想死...
真绝望
[PR]
by fujichui | 2008-01-30 17:39 | 那些人 那些事
又过了一年了

为什么一定要离开呢,
这两个月我真的很高兴…
谢谢大家…
很是茫然…很是依恋
这个我曾生长了十多年的地方
我最最亲爱的你们
我将要离去…
去赴那不得不去的筵席…

渴望着谁能一把拉我回来
明知不可能…却还是期待

离开是为了回来
要知道当我沉默的时候
只是我不想在你面前哭泣…
不想暴露那可耻的脆弱
多希望时间停留不前

在姥姥家吃涮羊肉的时候
看到行动不便的姥姥
在帮我和麻酱小料
眼泪都要流下来了
我多想就这样一直留在你们身边
多想能多看你们几眼
你该知道 我多不想离开



e0110555_20392539.jpg

[PR]
by fujichui | 2008-01-29 20:15 | 那些人 那些事
关于沉默 关于我 关于预感

大多时候我并不想被了解,于是我会说着那些无关痛痒的话…而却造成了一个人在这里自说自话的场面.我想有些话大抵是不适合说出来,因为太过阴暗,说出来就会很狼狈.又因为太过在乎别人的看法却又不想被别人知道我是在乎的,才做出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,像在绕口令吧.因为太容易看透所以才将自己全副武装.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我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因为我知道这不该说.

我真是有点怕自己的预感,很多时候他就是那么真实的存在着,无论是看电视结局,和别人谈话的内容,考试的题目,还有谁的离去,那些预感最后都成真了.是因为一早已经看到别人的目的,还是一种直觉?我不知道,也许是他们太容易被摸透.觉得自己的存在有时候就像一直水母一样,用那无数的脚去触摸别人的性格.我知道有时我太过敏感,这样确实是有些累,但又无可避免的是我生存的法则。

[PR]
by fujichui | 2008-01-29 10:53 | 那些人 那些事
年华的印记


听一个人嘲笑少年时期的自己,他说那时候的自己每写一首歌就满怀希望的问别人好听么。我并不觉得如何,只是由衷的觉得那是年华的印记。
所有的人一出生都是同等的卑微,所有的趾高气扬都是后天的形成,没有谁是高人一等。所以我们年少时总是渴望着从别人身上获得自己的意义,希望得到赞扬,被肯定,甚至只是一个点头。因为那可以证明我们的存在不是毫无意义的。但成熟后我们终于明白,这样的期待是注定会落空的。因为很多东西是需要等价交换的,于是我们不再将赌注下在那些陌生人的身上,而将自己作为那样的个体,从自身获得所谓的行动力,成为一个集各种功能于一身的机器。拥有这样一套自给自足的系统便可以不再做无谓的沟通,于是我们开始在大多的时候选择沉默。然而这系统又分封闭式和半封闭式。我相信封闭式的人一定隐居在一个高度自我辉煌的世界,然而却又有着和现实冲突的可能性,他们大多死于这两世界间的落差。而半封闭式的人大抵是这世界上一群中流砥柱吧。

虽然不知道在写些什么,只是觉得有点太过晦涩。我想说的是,人与人既是独立分开的个体,却又是密不可分的整体。人这种群居动物就是这样,既不能太过依赖彼此,也不能完全脱离。

吹 于1月28日晚

[PR]
by fujichui | 2008-01-29 00:56 | 那些人 那些事
预感少女的一天

果不其然,我们去了老王家…
对于自己这种奇怪的预感一早习惯,
但每每印证的时候还是挺佩服自己的…
然后无所事事…
听别人说些和自己无关的事…
灵魂又飘到很远的地方,
然后又破戒了……
发现很多事情其实很容易看透…
看他们,就像在动物园散步,
看橱窗里精美的蛋糕…
全无区别

一个人走进麦记…打量那些陌生的人…
想着我的落差和变化
也不知道是怎么了
人越多的时候就越觉得落寞
又该到了唱这歌的时候
可我总是觉得没力气微笑…
我总是站在你门口张望
你该知道我只是怕了



e0110555_23192893.jpg



今天应该更高兴
突然剩我捱下去即将葬生欢腾闹市电话为何仍未响
突然害怕难面对双双友好嘘寒问暖自己仍然无伴侣
佳节热闹倒数像讽刺着我
谁人像我一个人谁人没气力谈情
避免感触太多感觉太乱难清醒
成全幸福的拼图人潮中我渐忘形
这天灯饰照闪假使你在旁今天应该更高兴
达明若听到这歌应该记得当年为了大家全情投入过
大雄亦无忘技安毕竟最不开心已经走过错过能认错
静儿或静香现在也快乐吗

仍然惧怕一个人仍然没气力谈情
够胆翻开记忆不敢正视旁人高兴
满天灯饰照闪即使碰着谁都不知怎去反应

为何惧怕一个人为何太急于相恋
就算只得两手双紧扣着仍能温暖
寻求幸福的过程原来自己不清醒
每当穿起暖衣将心跳记住
今天应该更高兴今天应该更清醒
今天应该学会让自己练习对镜微笑
今天应该更高兴…

[PR]
by fujichui | 2008-01-28 17:22 | 那些人 那些事
片断中有些散落的痛
间接性烟瘾发作,原因是最近受了点儿刺激
觉得自己真无奈好多事儿都得忍耐
自己像幽魂般脱离的看着那个肉体里所萌发的荒唐念头
觉得身体里充斥着的各种东西混合的忍耐
似只气球该到了爆裂的时候了 我有点怕
然后又半期待有点自虐倾向的
想看看能发生点儿什么
人就是这般矛盾的
好多事就是不能解释清楚

不过现在的自己拥有了太多的顾忌
即使发生什么 又无法奋不顾身
所以到最后依旧是互相伤害的结局
既然知道每段感情都免不了打着分手的烙印
也知道人不管怎么努力最终都是死亡的话
那何不过得安逸一些 只付出自己能够承受的
然后优雅转身离去
知道自己太保留什么也不想付出
但不想改变

如果有一天我不再以为
别人都是不可信任的
什么都是不能把握的
也许会变得不一样吧

[PR]
by fujichui | 2008-01-26 23:57 | 那些人 那些事
欲望把眼前的地板铺满

我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容易失控
可还是总走不出自己设的低谷
不知道对自己说什么才好
撕裂开来的身体里面不过是些充满了铜臭和欲望的器官
已经开始变得不屑和它们打交道
总有毁灭的念头在脑海里盘旋
不断喘息 谁的双手渐渐靠近

我静静听着你说话
杯子里已经满了…却还在向外溢出
明明只是坐着 却已经听到了欲望溢出的声音
我知道这不是我的神经质…
要知道自由和相爱的束缚只能是分开的结局
不想再费心说笑 费心编造
费心的让你觉得我很好

这是一个面具没什么大不了
但我不知道该丢弃还是留下

[PR]
by fujichui | 2008-01-26 20:21 | 那些人 那些事
饭局一记
一直觉得自己不再是个小孩了
可是在别人眼里我还是个小孩吧?
可是接触了很多 也把某些事儿看的淡了
习惯了适应别人 习惯了让别人觉得我比较没个性
也习惯了不去反抗 这可能就是我的处世方式吧
一种顺从 也是一种妥协
既然知道无法去对立,也无法得到任何的好处
那不如安生一些吧

我并不是完全的功利主义者
只是习惯成自然
即使持着不同的想法也只是默默观望
偶尔说几句能吓着别人
并不是没想法 只是不轻易吐露
学会沉默 见好就收
虽然知道这样是世故 但还是无可避免

我们要对自己负责 也要对别人负责
并不能诚实的面对 也无奈啊

[PR]
by fujichui | 2008-01-24 22:30 | 那些人 那些事